<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五光十色的秘密:用颜色触发观众的情绪
              后浪电影学院

              2018-10-16 16:19:56

              黑白电影只能体现明度的层次变化,而无法体现色彩。明度值?#24433;?#21464;化到灰,再由灰转化为黑。当以黑白制式拍摄影片时,摄影师要极其小心避免使用相同亮度的颜色,如红和绿,否则这两种颜色将在画面?#24515;?#20197;区分。相比之下

              黑白电影只能体现明度的层次变化,而无法体现色彩。明度值?#24433;?#21464;化到灰,再由灰转化为黑。当以黑白制式拍摄影片时,摄影师要极其小心避免使用相同亮度的颜色,如红和绿,否则这两种颜色将在画面?#24515;?#20197;区分。相比之下,拍摄彩色影片的摄影师能利用颜色铺垫、渲染场景的基调和氛围。


              摄影师根据电影胶片对于色彩的敏感度而适当选择胶片类型,使用彩色滤光板来强化某个场景的主色调,与美术总监密切合作来决定布景和服饰所需的不同颜色等,这些都是摄影师参与一部电影色彩设计的方式。色彩设计在一部电影中主要有三个功能:象征意义组织叙事表达情绪基调



               象征意义  


              摄影师常使用颜色让观众联想影片的象征意义。在《欢乐谷》中,一对兄妹发现他们被困在一出20世纪50年代的情景喜剧中,其中角色都过着稀松平常、波澜不惊的生活。这对兄妹扰乱了这种照本宣科似的平衡布局,引起一些角色反思、省视他们的性格和身份。色彩在这个时刻体现了意识的觉醒。原先情景喜剧只提供了一个黑白的世界,与剧中非黑即白的价值观相符。但是当角色们逐渐觉?#36873;?#37325;新认识他们更为复杂的自我时,颜色开始出现—最初只出现在黑白影像的某些区域,最后填满整幅画面。黑白到彩色的过渡表明?#21496;?#20013;角色情绪更加多变、形象更为丰满。


              p2220518377p2266625600p985613418

              《欢乐谷》


              摄影师维托里奥·斯托拉罗(?#26029;?#20195;启示录》《吹牛顾客》)认为颜色因为波长而不同,本身就带有象征意义,而观众?#19981;?#30456;应地做出心理上的回应。在所有当代摄影师之中,斯托拉罗拥有一套最为详实的电影色彩表达理论,而颜色在他的镜?#20998;型?#24448;会达成某种极为具体的目的。影片《吹牛顾客》中,他使用了绚丽多变的颜色以暗示主角(沃伦·比蒂饰)的精神危机和重生。影片以黑白开场,暗示了主人公最初绝望的心?#22330;?/span>


              吹牛顾客

              《吹牛顾客》


              之后电影场景在不同色调间切换:红色、橙色、黄—青蓝—?#27867;臁?#34013;色、靛蓝色和白色。斯托拉罗的色彩设计以颜色的缺失(黑色)开场,以所有颜色的统一(白色)收尾。对他而言,《吹牛顾客》的美学结?#35895;?#20915;于这种色彩策?#38498;?#33394;调演变所包含的象征意义


              p2357453180

              《绿野仙踪》


              影史上对于色彩的象征意义运用得最精巧的范例之一要属本片了。桃乐丝(朱?#31232;?#22025;兰饰)离开了乏味的堪萨斯州故乡(以棕黄色调为底),一脚踏入了用特艺摄影机呈现出来的奥?#35748;刪场?#23545;生活在大萧条时期美国的桃乐丝而言,这种明艳的色彩毫无疑问意味着梦境终可成真。



                组织叙事  


              许多当代影片使用明白无误的色彩设计作为叙事组织的方式,而这一功能时常与表达象征意义的功能重合。史蒂文·索德伯格导演的具有复?#26377;?#20107;结构的《毒品网络》中,?#36866;?#21457;生在三个地点,其中两处被绘以不同的色彩。华盛顿特区的场景没有使用任何滤色镜,因此幽蓝的画面看?#20808;?#24322;常冷峻;墨西哥的场景使用了过曝效果,配以烟草色滤色镜,因此棕色的画面与?#20857;?#30340;天气相得益彰。随着?#36866;?#21457;生地的变更,颜色的改变也给人留下?#26494;?#21051;的印象。


              p469240223

              p457197784

              《毒品网络》


              斯皮尔伯格执导的《辛德勒的名单》和《拯救大兵瑞恩》都在叙事的首?#24425;?#29992;了序幕和尾声,并利用色彩将这两部分从叙事主体中剥离开来两部影片的序幕和尾声都使用自然色调,《辛德勒的名单》的叙事主体选取了黑白色,《拯救大兵瑞恩》则是低饱?#25237;?#30340;色彩。颜色的差异在每部影片的结构?#34892;?#25104;了鲜明的对比,令观众反思影片每个部分表达的意义。


              p2468035616p1883253808

              《辛德勒的名单》


              斯派克·李导演的《黑潮》?#24425;?#20102;一名非裔美国人领袖的一生。?#36866;?#20849;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记述马尔科姆的青年时代,用色绚烂,视觉设计极富浪漫

              气息,以暖色为主。而叙述马尔科姆狱中生活的部分采用的颜色方案则与暖色产生强烈的对比,强调的是灰、黑及蓝灰。同时,这一部分的灯光生硬且冷峻,没有使用任何散射光。第三部分叙事聚焦于马尔科姆担任民权运动领导者时的生活和他与“?#20102;?#20848;民族”的关?#25285;?#20027;要采用了棕、绿以及非常自然的色调。摄影师厄内斯特·迪?#26494;?#24819;让每个部分的配色设计?#27604;?#35266;众的潜意识,以便从视觉上将这三个时间段加以区分


              p2161556417
              p1956319972
              p1456736648

              《黑潮》


              摄影师们经常使用颜色变化来组织一部电影,根据角色及其处境的变更而改变配色方案。摄影师厄内斯特·迪?#26494;?#21033;用颜色变化以界定影片的三个叙事段落。我?#24378;?#20197;注意到,第一张图中大胆、高饱?#25237;?#30340;配色与马尔科?#38750;?#24180;时期激情澎湃的生活与张狂的个性相得益彰。而第三张图使用的则是更克制、均衡的?#28304;?#22320;色调为主的配色方案,这种选择也呼应了马尔科姆成年后稳重成熟的气?#30465;?/span>



              表达情绪和基调  


              色彩设计最常见的功能应该是增强情绪、强化场景的基调。《指环王》系列的主创们精心打造了色彩方案,使颜色为影片不同的场景奠定了情绪基调霍比特人的村庄袋底洞里面燃着橘黄色的炉火,令?#21496;?#24471;温馨、舒适;与之形?#19978;?#26126;对比的是布里村,那里的炉火呈脏兮兮的黄绿色;秋日的色彩笼罩着精灵族没落的国度瑞文戴尔,因此那片土地散发着哀伤的气息;将颜色从演员的?#25104;下?#25481;后,绿光将莫里?#24378;?#22353;?#26263;?#24471;阴森恐怖,如同墓地一般。


              p840923498
              p2152095594

              《指环王》


              而影片《洛城机密》中,金·贝?#20004;?#39280;演的林恩·布拉肯是一位以?#32654;?#22366;为工作?#34892;?#30340;妓女。她拥有一处金碧辉煌的寓所,其中一间用于她接活儿,另一间是她自己的卧室。


              摄影师丹特·斯宾诺蒂使用不同的颜色来对比这两间卧室的情绪基调:对于接活儿的房间,摄影师布置了冷色调的蓝光,使房间具有疏离感;而当林恩将深爱的男人带回自己的房间时,斯宾诺蒂使用了琥珀色的灯光,从而让房间显得温馨又让人心安。


              p2262487150p2262487126

              《洛城机密》


              ?#26448;?#26031;·卡梅隆执导的科幻电影《终结者》的?#36866;?#35774;定在洛杉矶,共有两条时间线索:公元1984年和2029年。摄影师亚当·格林伯格使用了高硬度、强烈的蓝光来拍摄终结者(阿诺·施瓦辛格饰)。摄影师发现,若将光从高向下打,角色会显得少一些人性,多一些野性。当他用强光打在施瓦辛格身上时,施瓦辛格看起来就像一尊雕塑。这个角度的光线增加了施瓦辛格脸上的阴影,让他显得更加难以亲近,而幽蓝的光芒则加剧了这种冷漠?#23567;?/font>


              微信图片_20180903105254

              《终结者》


              摄影师亚当·格林伯格使用蓝色的硬光来强调人物的暴力和?#22885;?#37197;色和灯光设计可以加强电影叙事戏剧化和情绪化的张力。关于电影配色与心理活动和情绪情感之间的联系已有不少文章进行了论述,并且许多摄影师对于某些颜色拥有强烈的好恶,认为某些具体的颜色能够准确无误地触发观众的情绪?#20174;?/strong>然而总体而言,颜色的情绪效应在很大程度上依托于?#36866;?#20869;容本身。颜色可以加强或削减一个场景主要的情绪基调,却很难提供必需的情绪基调。配色设计不会为某个场景或整部影片附加额外的意义,它往往会?#30001;臁?#28145;化、加强,或者相反,削减、弱化某个特定场景的情节、戏剧冲?#25442;?#24515;理活动。



              本文摘编自后浪电影学院

              《电影的秘密》

              QQ图片20180905153821

              一本培养专业观影眼光的北美高校经典教材

              教影人读懂观众的心理,带观众体会影人的匠心

              影评名家、CC特邀专家普林斯教授二十年来六次修订

              兼顾艺术、技术与商业,全景呈现电影体验的诞生过程

              电影自诞生之日起,就逐渐发展出一?#23376;?#35266;众交流的语汇。然而观众是否知道电影的试听并非都来自真实,而是源于电影人的设计与?#25165;牛?#26412;书?#28304;?#20026;出发点,引导读者从三方面触摸电影媒介的独特性:电影通过怎样的形式设计构建银幕世界;观众如何理解电影并与之互动;电影如何将艺术性与商业性融于一体。


                
              本文由 @后浪电影学院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Top 时时彩个位杀号100%
              <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