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真正好的劇本,連配角都讓人過目難忘
              佐爾巴

              2018-09-29 14:30:11

              很多好故事之所以令人難忘正是由于其中的輔助人物。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很多好故事之所以令人難忘正是由于其中的輔助人物。他們可以推進故事,澄清主要人物的角色,增加色彩和質感,深化主題,拓展色調,為最微小的場景和瞬間增加細節。

               

              詹姆斯·迪爾登(《致命誘惑》編劇)這樣總結道:“只要在現實的背景內,只要不過分夸張,你可以使小人物也妙趣橫生。很多故事都是娛樂性的,這并非泛泛而談,而是說要讓人們動眼、動耳、動腦。正是那些小細節使某種東西活了起來。”

               

              個案研究:《飛越瘋人院》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飛越瘋人院》最初是肯·凱西所創作的小說,后來又被戴爾·沃瑟曼改成戲劇,并于1975 年被拍成了電影,編劇是布·戈德曼(BoGoldman)和勞倫斯·奧邦(Lawrence Hauben)。戴爾·沃瑟曼寫戲時重新創造了輔助人物。刻畫這些人物的粗略手法、主題功能以及他們和主要人物麥克墨菲之間的關系使他們令人難以忘懷。

               

              在梳理主題時,戴爾·沃瑟曼已經看清了每個人物。“肯·凱西的小說是關于反叛社會的哲學意義的。最具典型的想法就是一個反抗權威的人以及他的遭遇。奇怪的是,《夢幻騎士》(Man of La Mancha,也是沃瑟曼的作品)和《飛越瘋人院》雖然相差頗大,卻被人當成了同一類戲劇。這是因為,它們講述的都是一個被社會遺棄的、不肯順從的、挺身反抗的人。而且在兩者中,社會也致力于鎮壓并清除這個人。

               

              我為本劇設定的論點在于社會的標準化和個體的壓抑。總的來說就是:我們生活的這個社會為了保護自身必然壓迫個體,迫使他遵守紀律。社會保護的是自身的權力,而不守規矩的人威脅到它的權力。而這種自我保護又以個體失常為先決條件。

               

              “為了闡述這一論點,我必須展現壓迫力量及其受害者之間的關系。所有的輔助人物都是某種形式的受害者。把受害者全體當作受到關注的群體并不是很有趣,因此把每個人物鮮明地區分開來是很有必要的。他們可能代表著某種東西,但未必會得到完全的描寫。我覺得極為重要的是,不能把他們看成某種穿制服的軍隊。為了讓他們盡可能個性化,我絞盡了腦汁。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每個受害者都略有不同。印地安人是受害者,因為他是美國的受害者。有同性戀傾向的那個人(哈丁)是受害者,因為他遭到社會的蔑視和嘲笑,只能自愿地退出社會。口吃的男孩是受害者,因為他有個怪物般的母親。無所事事、整天造炸彈的人是美國軍隊的受害者,因為軍隊摧毀了他重返社會的能力。以耶穌受難姿勢貼墻站著的人是醫療體制的受害者,這個體制為了把人的行為改造到可接受的程度,拿他做了腦葉切除實驗。即使拉奇德護士也是受害者,標準化和紀律化的社會把她變成了一個怪物。”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為了充實這些人物,戴爾在精神病院待了十天。

               

              “我所尋找的元素是這些人的智力、教育水平和清醒程度。我想在他們身上發現一種特殊的行為模式,以此了解為何這些人被認定為瘋子。但個體差異非常大,可以說,你找不到他們與正常人的區別。他們每天都吃藥,因此行為遭到了修正和抑制。”

               

              “通過觀察他們在治療前后的差別,我可以看出一種整體上的行為范圍。吃藥之后,他們說話變得死氣沉沉了。這正是所謂的‘套話’。而在吃藥之前,其行為模式卻很瘋狂,有時可以說是奇妙的。他們對自己有著瘋狂的邏輯。有時,我甚至被這些人思維透徹之美深深打動。那是種非常規、條理不清晰、沒有語法的表達。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通過推翻人物的正常邏輯,戴爾創造出了有趣的人物。

               

              “人物如果按照完美的邏輯講話和行動就會變得乏味。一般來說,完美的邏輯意味著謊言。因此,我就去尋找人物不合理的、矛盾的、錯位的地方,這些地方比人物的直來直去更有啟示性。舉例而言,如果有人天性野蠻,我就會非常仔細地觀察他們,因為他們終將完全顯露出自己矛盾的品質,有時這種矛盾的品質真正揭示了這個人物。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麥克墨菲似乎是個野蠻霸道的人,卻會教室友們跳舞,而且教得非常細致周到。令人吃驚的是,他也會引用詩句,雖然有時引用錯了,但在內心深處,他對詩歌懷有熱愛。當我看人物時,我是帶著‘完美就是乏味’的假設去看待他們的。”

               

              戴爾也對這些人物的隱蔽方面進行了分析:“我尋找潛在的驅動力,并且找到了讓觀眾明白人物并不了解自身的方式。的確,人們表面上按照一系列動機行動,實際上卻完全被一系列本能支配。”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比利·比比特并不理解他母親對他的所為。他維護母親,但實際上她卻給他的生活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哈丁用以責備自己的理由——性取向——根本不算是過錯。而拉奇德護士實際上是個受到人為強烈壓抑的女人,堪稱模范軍人。這種壓抑使她成為了一個憎恨男人的人。奇怪的是,她也有溫情和正派的一面。這些都是有趣的矛盾。她做事時有非常良好的理由,而結果卻糟糕透頂。

               

              “我喜歡強調的一種元素是驚奇。主要人物很少會提供驚奇,但輔助人物卻經常可以。它能夠喚醒觀眾,使他們警覺。在《飛越瘋人院》中,坎迪·斯達就是個驚奇。誰能想到一個美貌的妓女竟會在這樣的環境中出現?而且她還把朋友帶來了——不是一個妓女,而是兩個!她們都是很有趣的姑娘。”


              640_wx_fmt=other&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我問戴爾,輔助人物會遇到什么問題?

               

              “最糟糕的問題是不夠完整。在故事中,你有的是時間使主要人物完整。而輔助人物(經常是很有趣的)卻被撇在那里搖擺不定,而且無法變得完整。我覺得不管觀眾是否能意識到,這都令人十分沮喪。有很多次,我急切地希望了解輔助人物的經歷,然而卻沒有時間。

               

              “而且還有一種傾向是,只描繪那些足以形成一個人物的特性,而不必使這個人物特別有血有肉。在電影中,這幾乎是必然的做法,因為你不能讓輔助人物分散觀眾太多注意力。但這有時還是很讓我困擾,因為理想中每個人物都應當是有趣的,而不應令人困惑和失望。”

               

              《飛躍瘋人院》經典片段

               

              課后實踐

               

              當你為劇本創造輔助人物時,問自己:

              ■ 我的人物是否都在故事中承擔功能?他們的功能是什么?

              ■ 我故事的主題是什么?我的每個人物用何種方式拓展主題?

              ■ 我是否注重次要人物的創造?如果我使用了人物類型,我有沒有確認他們不是刻板形象?

              ■ 我的人物中有無反差?我怎樣為他們添加色彩和質感?

              ■ 為了定義輔助人物和次要人物,我用了哪些粗略刻畫的手法?這些刻畫與故事和主題有無聯系,是否只是為了加強人物的滑稽性?

              ■ 我的故事中有無反派?他們的幕后故事是什么?驅動著他們的無意識力量又是什么?他們是否在追求可理解的善,卻采取了惡的行動去實現它?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來源:《創造難忘的人物》

              作者: [美] 琳達·西格 / Linda Seger 
              出版社:后浪丨文化發展出版社
              原作名:Creating Unforgettable Characters
              譯者:高遠 

              ※內容簡介※

                本書為編劇塑造人物提供了體系化的指導和各種有效技巧。從輪廓描寫到深入刻畫情感層次、心理情結,手把手教你設定人物;妙用輔助人物和次要人物,巧妙編織人物關系,幫你寫出有活力的群像戲。本書還打破非現實人物的“次元壁”,解析如何把握幻想人物、非人類人物的性格尺度。

                書中案例包括奧斯卡獲獎劇本《飛越瘋人院》《走出非洲》,被艾美獎垂青的熱門電視劇《干杯酒吧》《墨菲·布朗》,經典小說《普通人》,美國國民廣告“加州葡萄干”,并由參與上述作品的30余位編劇、作家、廣告創意人親自分享人物提升秘法。結合每小節末尾的練習,讀者可以抓住人物寫作的核心問題,循序漸進地提高人物寫作能力。

                點擊這里,了解更多該書內容!


                
              本文由 @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时时彩个位杀号100%
              <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