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专访郑人硕丨我不是鲜肉,没关系,我可以跟你拼演技
              头条

              2019-04-24 16:48:09

              我觉得这是一个演员应该做的事

              “你们要走了吗?”

              “别走啊!”

              郑人硕猫着腰在影院的过道里,边走边对刚刚观影结束的观众说道。

              主持人开始介绍:有请本片的主演郑人硕先生上场。

              灯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从黑暗走向纯白。

              这一幕发生在北影节影片《寒单》放映交流会开始?#21834;?#20316;为今年台湾贺岁档的冠军影片,这是《寒单》第一次与内地观众见面。

              3

              “炸寒单”是台东的一种民俗活动,每年元宵节会选出?#35813;?#30007;丁充当寒单爷的肉身,裸身接受炮仗轰炸。导演黄朝亮将这种传统民俗融入救赎、人性的内核,在大银幕上娓娓道来。

              郑人硕在《寒单?#20998;?#39280;演经历亲情、爱情、友情、生死考验的阿义。说实话,在观看《寒单》这部电影之前,我对郑人硕几乎一无所知。在网上不多的介绍里,对他的评价也都是“敢?#36873;?#36523;材好?#20445;?#24515;里不免犯嘀咕,这似乎不是对一个演员演技的称赞。

              往下翻页,在获?#26412;?#21382;里一栏里看到他凭借《醉·生梦死?#27867;汀?#35282;头2?#21644;?#32773;再起》获得金马最佳男配角提名,《川流之岛》获得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男主角。顺着关键词搜索,演员郑人硕的形象渐渐清晰。

              如果能重来,我?#25954;?#20877;体验一次痛

              “我接这部戏是被角色打动的。因为阿义残缺,又是后天智障。他要吸毒,又必须戒毒,又从鬼变成人。身体上面的一些残缺障碍对我来说是挑战,所以我当初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接这部戏的。

              我在台东出生,刚好这部电影是在台东拍,挺有缘的。”

              6

              “小时候见到炸寒单觉得很新奇,很潮。大一点会觉得好痛。之后真正了解其中包含的意义后,会觉得他们很勇敢。为了祈福、赎罪、祷告去做这件事,觉得他们是一群勇者。”

              p2554160290

              ▲浓烟滚滚的“炸寒单”现场

              当他由好奇的观众变成被炸的肉身,最大的感触来自于皮肉之苦。人硕在片中有一场亲自上场被炸的戏,几乎是赤身裸体,只裹着头巾和穿一件短裤,几百枚爆竹就直接扔向他。虽然导演说为了不让人硕受伤,拍的时候尽量让工作人员扔远一点。但是现场的浓烟和爆竹爆炸的瞬间,除了呈现出强?#19994;?#35270;觉冲击以外,更多的是痛?#23567;?/p>

              微信图片_20190423180358

              “痛啊,很痛。那感觉就像成千上百条橡皮筋同时拉得很紧,在你身上近距离同时发射那种感觉。但是说也奇?#37073;?#22823;概十秒过后吧,就麻木了,没有感觉。但是下来之后其实有一种?#32431;?#24863;,药擦?#20808;?#25165;有刺痛?#23567;?#22914;果有机会让我再体验一次,我也很?#25954;狻!?/p>

              何必演呢,就让真实的感受来感染观众吧

              人硕饰演的阿义是片中最为复杂的一个角色。他经历了痞子、瘾君子到正常人的变化过程。每个阶段的特点几乎完全不同,而且通常来说,拍摄期间还会根据场?#21834;?#26102;间、地点一定程度上打乱顺序。 

              角头2?#21644;?#32773;再起

              ▲《角头2?#21644;?#32773;再起》

              “重要的是你自己调整状态。演阿义年轻的时候,我会把之前拍《角头》系列的东西?#27809;?#26469;,那些是我自己的素材。拍吸毒状态的时候就把之前做的功课放进来,故意让自己不睡觉。睡觉精神太饱满就不像了,思考逻辑会太清楚,别人跟你对戏,像我平常就会很直接反应回去。

              但是当你不睡觉,精神状态涣散,人家跟你?#19981;?#20320;一定会愣一下才说,这样才是对的。最后阿义变成正常人,我也是把之前失去双亲的痛再?#27809;乩从茫?#22823;概就是这样,每段?#19988;?#20854;实都是蛮剧?#19994;摹!?/p>

              p2462327381

              短时间内把握不同状态下的人物状态,这样的经历对人硕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电影《川流之岛》里他演的志豪,拥有多重身份,他是台客司机、情人,也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30422;住?#35266;众看到的是集中在90—120分钟里的故事,但演员要为此付出很多,尤其是对细微差别的情绪进行拿捏。

              微信图片_20190423180327

              “应该是说我的人生经验带给我这些素材。我?#26377;?#22312;一个很好的家庭长大,予取予求。到了国中才知道?#19994;?#20013;落,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背了很多债,求学阶段其实都是很不好的。

              再?#30001;下?#22920;过世。妈妈的生死状是我签的,她走之前的三个月,我跟学校请假去?#23637;?#22905;。我在医院看了太多生离死别,看到有人进来,过几天出去。我看了三个月其实麻木了。自己把?#30422;漬展说?#36208;,一个人在太平间陪着她,?#21592;?#36825;么多病人的尸体。就这样,人生很多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个时候还很顽固,觉得我怎么会变?#19978;?#22312;这样。妈妈的故事让我第一次清醒,不应该这样。”

              人硕在片中唯一一场哭戏是阿?#30333;?#26432;的那场戏。毒瘾发作的阿义当时躺着地上,无力地挣扎着。我紧接着问他,这场哭戏拍的时候心里是不是想起了妈妈。

              他说:“爸爸妈妈。我把爸爸妈妈?#24179;?#21435;火炉烧的照片,我自己有记录。还有他们最后?#32431;?#30340;时候我拍的照片,反复拿起?#32431;矗?#37027;个是很残忍的。把自己这种?#19988;?#20877;?#27809;?#26469;,我觉得才是人性的根本。最初的感受真的就是这样子,何必要用演的呢,那个真实的感受你就让它感染观众吧,我认为表演是这样的。”

              《暑假作业》

              ▲《暑假作业》,人硕为角色增肥三十斤

              一个人面对爸妈的去世,这种经历非常人能体会。导演黄朝亮一开始让人硕挑角色。联想到自己的真实经历,人硕说“其实我第一时间考虑的是林正昆。因为我家里已经败落成这样,?#23637;思?#37324;这段时间我还不强嘛,但是又觉得把之前的经历直接拿出?#20174;茫?#20250;不会太容易。

              并不是说林正昆这个角色没有挑战,反而挑战非常大,不好演,真的不好演。但更吸引我的是刚刚前面讲的阿义的智障,以及他的转折过程。

              所以最后我选了阿义,挑战?#32431;礎!?/p>

              反差很大的角色很容?#23376;?#21147;过猛,但人硕将阿义的痞气,隐忍、堕落、?#30007;?#24402;正,都演绎得恰如其分。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演员应该做的事情

              在拍《醉生梦死?#20998;?#21069;,人硕专门去当男公关体验生活。同样在电影《寒单》拍摄前,他也做了类似的体验。

              “我跟玄武堂的弟兄一直在一起。他们每个都是肉身,开拍之前我一直跟他们在一起。观察他们的习性,站?#20808;?#30340;姿态。从轿子上下来把这些东西拔掉的时候变成什么样。

              我还去勒戒所询问那些瘾君子,?#32431;?#26377;没有人?#25954;?#36319;我分享,吸?#22478;啊?#20351;用中、吸食后、到勒戒所的整个神情状态。我模仿他们的一些神情,还有透过很多外围的关系偷偷看,很远看。不模仿,我没办法去揣摩。还看了很多网络视频。”

              微信图片_20190423180235

              《寒单?#20998;?#26377;一场让人揪心的打戏。阿义手上绑着刀冲到街?#20808;タ成?#39640;捷饰演的大哥。已经失控的阿义每一刀都重重地朝着对方砍去,观众看的时候会不自觉往后躲闪。

              打?#27867;?#38590;拍,得保证?#27867;每礎?#30495;实,又得将伤害?#26723;?#26368;低。

              “你必须在两者之间把情绪Hold住,要把戏走到,又要?#35759;?#20316;做到位,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演员应该做的事情。”

              微信图片_20190423180319

              “其实从前年开始到去年,基本上每部电影里我的武功都很厉害。我在台湾那边每次拍电影都要受训,帮我受训的都是同一批。训练到《寒单》的时候还是那些人,他们说硕哥你已经很厉害了,真的很会打了,我?#30340;?#27809;关系,不能因为我熟能生巧就能代表人家跟我好搭配啊,跟我搭配的人可能会受伤。

              我必须要跟他们一起训练,让他们知道我的习惯,我也知?#28010;?#20204;的不足。我可以耍点小聪明来协助他们,让这部分打戏能够顺利完成。当然拍摄过程中一定会受伤,再厉害的人都会受伤,我们要把伤害?#26723;?#26368;低。我一直和有经验的人练习,时间久了才会有默契存在。并不是说我们都会打,就不用练?#21834;?#25105;觉得不行,一定要和搭档同训。

              角头2?#21644;?#32773;再起1

              ▲《角头2?#21644;?#32773;再起》,人硕(左)与高捷(中)搭档

              力度可以控制,但是如果真的说有什么办法让人家完全不受伤,这个不敢保证。我相信很多动作片的演员也没办法保证,只能把伤害?#26723;?#26368;低。”

              情绪起伏如此大的戏,演员需要花很多时间来进入角色,同样也需要时间来走出角色。“从去年开始才慢慢有一些方法让自己加快速度走出来,这之前要花一段时间,至少两个月。所以我不会同时接好?#35206;?#25103;,除非是一样类型的角色,才肯这样。不然我可能需要很长时间走出上一部戏的角色,?#25293;?#21435;拍下一部。这是对我热爱的工作负责,也是对找我的人负责,状态必须要对,要不然观众谁要花钱去看你的戏。”

              演员唯一要挑的是适合你的角色

              《寒单》从开机到杀青大概拍了50天,而且都是在夏天拍摄。人硕的主要戏份是被炸伤以后,为了在造型上更真实,他每天要?#26579;?#32452;其他工作人员提前五六个小时开始化?#20445;?#22825;气炎热容易脱?#20445;?#21448;要及时补妆。 

              微信图片_20190423180352

              人硕的自控力让人很诧异,他说自己用的是“笨办法”。他通过不睡觉来达到吸毒者涣散的精神状态,最多在化妆的时候小憩,而?#19968;怪?#21648;人一定要在半小时左?#21307;行?#20182;。

              “怕睡下去,精神状态就跑掉了。”

              “我觉得要?#35270;?#35282;色,得先过我自己这关。对角色负责,我才可以对剧作、对导演负责。我自己都过不去对不起他们。”

              p2513800165

              在《醉生梦死?#20998;校?#20154;硕跟李鸿其一起演过戏,分别入围了金马最佳男配和最佳男主。去年李鸿其演了?#32454;?#30340;《地球最后的夜晚》。我问他有没有和内地导演合作的打算。他说:当然想了,我有时候想为什么不找我呢。可能大?#19968;?#26159;比较?#19981;?#40092;肉吧。我又不是鲜肉,没关系我可以跟你拼演技啊,欢迎来找我。

              “我没有标准,什么都可以。一个演员你还要挑啊?你唯一要挑的就是要挑适?#31995;模?#20320;?#25954;?#21435;?#40644;疲?#21435;尝试的,这是我们演员可以选的。人?#20197;敢?#32473;你机会就要偷笑,因为我是从最低层做起,所以很惜福。到今天我还有戏可以演,很知足。这个不是天?#31995;?#19979;来的。我没有大经纪公司,没有大财团,也没有关系。但是我觉得这些都是我的基本功,欢迎来找我,我不给自己设限,除非大家局限你。”

              电影类型也不挑吗?

              “角色不挑,就不会去挑类型,我什么都可以演,类型片也可以,商业片也可以,文艺片、恐怖片、爱情片都可以,我很会谈恋爱的,尽量来找我。”

              据说,影片《寒单》今年会在在内地上映,我问人硕到时会不会来,他说:“你们需要我来,希望我来,我就来。来这边跟大家多交流分享,我觉得是好事,毕竟在大陆?#40092;?#25105;的人不多,那我主动来?#40092;?#20320;们好了。”

              也谢谢《寒单》,让我?#40092;读?#23453;藏男(yan)孩(yuan)郑人硕。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时时彩个位杀号100%
              <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