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专访《人间世2》总导演秦博、范士广:面对生死,真实的力量最动人
              头条

              2019-04-22 17:19:24

              “如果你厌恶那种黑暗,你就应该成为你?#19981;?#30340;那束光。”

              时间是雕刻师,雕刻着人们的日常、别离、生死与命运。

              2019年元旦,医疗新闻纪录片《人间世》第二季开播了。不过,对于主创们来说,却轻松不起来,甚至压力更大。

              “其实在播第一集的时候,我们真正做好的只有前五集。”制片人、总导演之一的范士广回忆起当时情况,“后期制作对我们来说,才是真正的最大挑战。片子是从2018年6月份开始做的,一直到2019年3月19最后一集《暴风雪》的播出才结束,历时整整9个月,精神和肉体上都是非常难和苦的。”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848

              《人间世2》分集海报 

              播出后,《人世间2》开始频繁登上微博?#20154;眩?#24182;引起了广泛的社会讨论和思考。“保?#26102;?#37327;,按时播出?#20445;?#22242;队每一位成员都在为这八个字的要求做整个项目最后的奋力冲刺。

              舆论是压力,同样也是动力,但做好片子最根本的原动力是“责任”二字。

              “我们是做新闻出身的。做这个系列纪录片,每次在?#33539;?#20027;题的时候,还是希望能够让更多人看到,关注到当下的社会现状,哪怕是能起到一点点微小的推动和改变。”另一位总导演秦博一直秉持着这样的?#25293;睿?strong>“有的时候我们真的不必要等到环境都变好了再去做,如果你厌恶那种黑暗,你就应该成为你?#19981;?#30340;那束光。”

              《人间世2》选题阶段,秦博内心其实更为笃定。?#26263;?#20108;季某种程度上弥补了我们在第一季中的遗憾和不足。我们更明确,更清楚内心想要表达的是什么,而不是先拍再从海量素材中发掘主题。”第一季所积累的拍摄经验、医学知识储备,长时间沉浸式地观察体验,以及来自社会的深度回响,让他对医疗边界、伦理等问题有了更深的思考与探讨。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10

              《人间世2》总导演秦博(左)和范士广

              “精神病患、临终关怀、阿尔茨海默症、癌症儿童、尘肺病人”等热门关键词,以及片中所讲述的“闫宏微”“吴莹”“王思蓉”等主人公震颤心灵的真实故事——《人间世2》深耕细作,从医患关系望向更广阔的人间世,追问生死之上,开始对社会议题做精?#32426;?#25496;和人物命运的真切展现,“我们想拍医院里存在的问题,同时也希望呈现更多患者背后的故事,从医院反观人性、社会。”范士广说。


              责任

              秦博和范士广是同乡、研究生同学,也是多年的工作伙伴,并且共同经历了两季《人间世》。

              两人一起做了多年的调查记者,一直奋斗在新闻深度报道的一线,长期?#36164;亍?#26263;访,谙熟行业的“秘密?#20445;?#23545;真相和事实进行揭露和曝光。但这样做久了,会有种无力感,毕竟揭露伤疤是容易的,而呈现伤疤背后的隐忧和伤痛是更需要智慧和勇气的。

              “这种在行?#30340;?#38271;时间的观察的工作方式是?#34892;?#30340;,但想尝试不以暗访的方式进行。我们想能不能做出一些改变。批评别人总是很容易,但是改变自己很难。”秦博说。

              于是在两季《人间世?#20998;校?strong>镜头变成了观察的眼睛,信赖的载体。镜头后的创作者,成为了被拍摄对象交付真心的人。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13

              第七集《往事只能回味》聚焦阿尔兹海默症人群

              2017年,《人世间2》筹备初期,秦博、范士广与团队经过大量调研,群策群力,拟定11个选题方向,只有一个最后没能顺利拍摄。其中,对阿尔兹海默症人群的关注,是两人在研究生阶段一起合作过的短片《一个人老了?#20998;?#25152;涉及议题的更深入地延展和探究。

               

              导演的预判在选题阶段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生日》这集所讲到的妇女生育问题,我们希望呈现出来的是更多的维度。生孩子并不单纯是生的问题,它其实涵盖了更多的社会关系、不同人的家庭观念、生育观念,以及个人对生命权和生育权的不同理解。”在明确了这个议题要拍的方向后,秦博和团队通过对上海五个危重产妇抢救?#34892;?#30340;调研,?#33539;?#20102;以?#22987;?#21307;院为重点?#36164;?#21462;材地点。因为?#22987;?#30340;危重产妇数量可能占了上海该群体的一半,这里所发生的故事够密集,也可能会更动人。“于是,我们就?#25165;?#20998;集导演李闻在?#22987;枚资亍?#25105;们每一集的选题,它都是这样慢慢地生长、丰满起来的。”

              第一集《烟花?#20998;?#30340;主人公是患有罕见病骨肿瘤的孩子们,缘起于二人对“魏则西?#24405;?#30340;关注。骨肿瘤是一种多发于青少年、百万分之三?#24597;实?#30142;病。由于发病?#23454;停?#30446;前在我国总体治疗现状不容乐观,科研水平滞后,在研究中也不受重视。患者常常会因其病因的罕见性,加之早期症状比较隐匿,基层医院无法确诊而延误了最佳的治疗时间。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23

              从医30余年的?#35752;?#19996;教授是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主任,他的团队也是《烟花?#20998;?#23401;子们的主治医师。他呼吁:“因为发病?#23454;停?#36825;个病不但普通民众不懂,有的医生也不完全懂,所以经常会漏诊。我们想通过《人间世》告诉老百姓,骨肉瘤虽然很可怕,但它大部分还是能治愈的。”

              当摄制组进入医院后,许多患儿?#25913;?#21548;说要拍这个病的纪录片,都非常支持。“随便拍!让更多人知道这病,别再误了孩子。

              在《人间世2》播出前,秦博写了一?#20301;埃骸?#19968;年半的时间,我们小心翼翼地记录?#25293;?#20204;的故事,绝不想放大悲情,消费苦难。我们最大的目的,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理解骨肿瘤儿童的家庭所面临的困境。进而思考,社会该如何对这样的家庭给予支持:如何研制更?#34892;?#30340;新药,如何在第一时间就对症下药,让时间跑得过肿瘤。”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26

              《烟花?#20998;校?#23433;仔(蔡炫安)11岁、子涵(刘子涵)9岁、?#35753;齲?#26460;可萌)12岁、思蓉(王思蓉)13岁......这些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孩子们,以幼小的心灵与身躯承受疾病的巨大痛苦与残酷现实。

              镜头不仅记录了孩子们的疾病与痛苦,更多地还记录下孩子们用天真与超越年龄的成熟对抗着命运的不公,他们的坚强与乐观,爱与天真,以及他们在绝境里的“顽强生长”。

              为《烟花?#25918;?#38899;的杜可萌,说自己曾经算过这个(发病)?#24597;省?#30456;当于你连续抛22次硬币都是正面?#20445;?#22905;还说:“片子里哭的镜头有20个,但是纪录片和真实的生活还是不一样。病房里,我们的笑声还是挺多的。”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29

              王思蓉和病房的小朋友一起自拍

               

              小大人一样的刘子涵,会给刚?#25112;?#26463;?#36136;?#30340;小伙伴一颗糖。“痛的时候就咬牙坚持,嘴里含块糖感觉会好些。”这是她安慰别人的方式。

              坚强乐观的安仔,什么治疗都咬着牙承受。最爱打游戏的他,在截肢后,练就了单手打游戏的“绝活”。他会跟别人分享他?#19981;?#30340;游戏:“我的大富翁在最高的柜子里,你们可以?#32654;?#29609;啊!”他还cos动画《海贼王》里红发海贼团的船长香克斯——一个强大?#28010;?#30340;独臂男人。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32

              练就了单手打游戏“绝活”的安仔

              ?#27426;?#38236;头下再坚强的孩子们,也有掩饰不了的敏感和脆弱。

              刮骨、灭活或是截肢,对于任何一个健全的成年人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抉择,对于孩子们来说,他们幼小的生命需要承受更多。为了让生命继续,他们不得不去要做这样的治疗,以遏制病情的发展。骨肿瘤最怕的是发展到晚期,会向肺部转移,就像肺里生出骨头,一点一点地,人就会呼吸困难。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35

              面对?#36136;?#30340;残酷,子涵面无表情地淡定说出?#20843;?#20986;来都是这个样子,没有办法。”

              安仔?#19981;?#29609;游戏,“因为游戏里面,人有很多条命,输?#21496;?#37325;来,不像自?#28023;?#21482;有一条命。”担心自己如果不在了,谁来?#23637;?#22920;妈。安仔会不停地问妈妈:“顶不住怎么办,顶不住怎么办?”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45


              ?#27426;?#21629;运是无常的。

              后来,安仔病情恶化,他对?#30422;?#35828;,我不想再演了,戴着面具太累了,我想摘下自己的面具。

              天真乐观的安仔最终还没来得及用上已经做好的义肢,就离开了人世。在安仔?#33267;?#30340;那一刻,摄制组和安?#26032;?#22920;同时记录下他生前最后的影像,他对着镜头说:“妈妈,宝?#20174;?#36828;爱你……?#36125;?#26102;此刻,镜头是颤抖的,一位还不到30岁、才刚做爸爸不久的摄像师也为之动容与痛楚。

              无锡市人民医?#28023;?#26159;此次拍摄的唯一一家上海之外的医?#28023;?#20063;是全球最好的?#25105;?#26893;?#34892;?#20043;一。在过去的2018年全年总共做了142例?#25105;?#26893;?#36136;酰?#21344;全国的47.5%。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48

               

              呼吸,对于普通人来说,再平常不过。而对于尘肺病人来说,却成了一种奢望。这里对尘肺病患来说是救命的地方,因为?#29615;?#26159;他们唯一的希望。

              “我之前从来没有摸过那些尘肺,但当那些尘肺被拿出来之后,医生让我摸一下的时候,我摸了,并且捏了一下,它们像骨头一样,很?#30149;?#24403;你拿刀切那个肺的时候,仿佛是碰到了石子一样,这样的?#20301;?#22914;?#39759;?#21560;?!”这种真实的触感让范士广感觉到心痛和震撼。“尘肺病人到生命的最后都?#31206;?#20603;着身体,尽量的把身体压低那样呼吸,很痛苦。”

              当时范士广只身一人去无锡人民医院做调研,并没有带拍摄设备,而只是在那里观察了一个星期。他为了方便,住在医院对面的?#39057;輳?#20197;便?#21051;?#26089;晨七点钟和医生们一起查房,然后开始一整天的调研工作。

              “能到这里来的人,其实已经是足够?#20197;?#30340;人,绝大多数都是来不了的。”范士广痛心疾首道。无锡医院一年也只能做几十例?#25105;?#26893;?#36136;酰?#32780;更多的尘肺病人,连到无锡就诊的机会和能力都没有。因为他们在普通正常环境下都呼吸苦难,更何况是在封?#31449;?#20419;的公共交通环?#25345;校?#28779;车、汽车、飞机)。

              职业病确诊难、赔偿难、就医难、肺源紧张、术后生存几?#23454;任?#39064;,这些都是尘肺病背后所折射出的种种社会现状。“?#28909;?#22312;医院里拍,这一集我们一定要做下去,能够给他们带来一点关注也要做。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51

              尘肺病患者戴向群与?#30422;住?#22971;子术前留影


              之后,范士广带着拍摄团队,?#36164;?#26080;锡市人民医院?#25105;?#26893;病房234天,接触了医院内18位尘肺病人,最终完成了第三集《呼吸》的前期拍摄。

              在成片中,我们看到了一位孝顺而坚强的儿子为了?#30422;?#30340;生命,全力以赴;一位?#30422;?#20026;了筹措儿子的?#25105;?#26893;?#36136;醴延茫?#22312;村里挨家挨户借钱,真正地?#25925;?#20102;什么是父爱如?#20581;?/p>


              医者仁心

                

              在第8集《儿科医生》播出之前,范士广为片子写了一篇题为《下周二,请你们观看<儿科医生>的几点理由》的文章,发布在节目组官方微信公众平台上,这篇成为了节目组第一篇10万+的爆款文章。

              “为什么会10万+?因为那一天,我们跟踪拍摄的所有儿科医生都在转这篇文章,还有更多其他科室的医生也在转这篇文章。甚至包括儿?#21697;?#38754;的权威医生也给我打电话说,这集真就像是在拍他自?#28023;?#25293;的是每一?#29615;?#26007;一线的儿科医生。”范士广说。

              《儿科医生》拍的是一位在生活与工作中挣扎的平?#25165;?#21307;生朱月钮。根据2017年5月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中国儿科医生缺口已经超过20万,而当前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仅为10万人左右。朱月钮便是这10万中的一份子。我国0-14岁儿童目前有2.6亿,这10万儿科医生要服务2.6亿儿童,平均一名医生要服务2000名儿童。

              微信图片_20190422170954

              儿科医生朱月钮

              范士广形容朱月钮是“有劲儿的,很真实”,这是最打动他的。

              摄制组入驻新华医院小儿急危重症医学?#39057;?#19968;周,就赶上了与朱月钮搭档多年的张医生的离?#21834;?#32769;搭档的离职对于朱月钮来说,意味着她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工作伙伴。她将会更加忙,工作压力更大,烦躁和焦虑只增不减,?#23637;?#22899;儿的时间变得更少。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07

              ?#20843;?#24456;有劲,性格很鲜明,而且很?#20303;!?#33539;士广最初去朱月钮办公室想请她留点时间,做下采访,经常说不了两句话,就会被朱月钮“无情”打断,“不行,我里边有病人要忙了,我要走了。”

              一次两次,一个月后,朱月钮开始逐渐?#35270;?#25668;像机的存在,信任摄制组成?#20445;?#23436;全放下了紧张与镜头带来的压力。

              “我们拍摄结束的时候,朱月钮发了个朋友圈。她说摄制组刚来的时候,天天拍她,那时候就感觉头上一直顶着朵云。但是拍摄结束了之后,才发现?#21051;?#30340;工作还少了点东西。”半年的拍摄,让摄制组和朱月钮在工作?#34892;?#25104;了特别的默契,镜?#20998;还?#25293;,朱月钮只管工作,有时候还会对着镜头倾诉。

               

              《儿科医生》从张医生的离职开始,展开朱月钮的工作与家庭的真实日常。她留着齐耳短发,瘦瘦的身体看起来非常精干。她说话干脆利索,在工作中总是像?#21191;?#19968;样忙碌。她刀子嘴豆腐心,对其他同事在医学上的不严谨和失误会直言不讳,并且态度严厉,因为她清楚留给医生犯错的机会太少了。她对待患儿们,温柔、耐心。因为忙?#25285;?#22905;亏欠自己的家庭,对正值花季时期的女儿缺少陪伴。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10

              朱月钮说“我?#21051;?#19979;班都说我背着几条人命回家的,这几条小人命就攥到我手里的。我如果没有及时地诊断,发现一些问题,可能就耽误了人家了。”使命感与责任感让她将重心不自主得就倾斜到了工作?#23567;?/p>

              人到中年,事业与家庭,对于迈入40岁大关的她,都是沉重的压力。超负荷日常工作、评了4年?#22791;?#32844;称都折戟的科研学术之路、女儿成绩的下降、以及面对许多患儿的生死、焦虑的?#39029;?#20204;的不理解与不信任,朱月钮将自己放到了最后一位,她没空想自?#28023;?#21482;能“挤不进这个洪流,你就不适合在这生存,那就走,离开,就像老?#25293;?#26679;离开。”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13

              治病救人与科学研究本是相辅相成的,但对于儿科医生来?#31561;?#26159;矛盾的。儿科?#24576;?#20026;?#25226;?#31185;?#20445;?#24739;儿很多都不能够准?#32321;?#36798;病情,这就需要医生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沟通。儿科医生又?#29616;?#30701;?#20445;?#20294;病人数量并不会减少,工作强度与工作压力让人望而生畏。大量的临?#34917;?#20316;挤压了儿科医生的科研时间。对此,镜头下的朱月钮时常感到困惑与无?#21361;?#21040;底先顾哪头,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呢?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16

              朱月钮是科室骨干,她思维缜密、经验老道、医术过硬,几乎?#21051;?#22905;都在一个人面对各种icu内的重症患儿以及患儿家属。

              有一次她接收了一名?#29616;?#37240;中毒的孩子,在紧张抢救之际,另外一位重症患儿的?#39029;ふ业?#22905;,要求把自己孩子转到普通病房。但朱月钮从医学判断上怀疑这个孩子有结核感染,于是她拒绝了?#39029;?#30340;要求。情况危?#20445;?#19968;面是救命,一面又是不理解的?#39029;ぁ!?#25105;现在没空跟你讲这个事!我现在里面有个病人要死了。”正是因为这句语气稍重的话,朱月钮被想要转病房的?#39029;?#25237;诉了。

              难凉热血。

              委屈、失望、难过,以及身心的疲惫,朱月钮只?#24066;?#36825;些情绪短暂存留。事情总是要解决,朱月钮与?#39029;?#20877;次坐下来好好聊聊,彼此互相体谅、信任,最终达成和解。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19

              朱月钮与投诉?#39029;?#20114;相和解后,?#39029;?#38382;她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会选朱月钮来做这一集的主人公,范士广看到了她各种心酸背后一颗坚强、向阳生长,总是有希望、?#20154;?#25206;伤的真心,以及通过记录她这样一位普通儿科医生的日常,期待能够引起更多人关注儿科医疗的现状,关怀儿科医生群体!因为?#24378;?#20013;总有一?#21028;?#22312;努力地发亮发光,照亮别人。

              《儿科医生》做完以后,范士广把成片带给了朱月钮看。“我都不敢看她。 我看到一半,我?#20302;得?#20102;她一眼,全是泪,她?#24357;?#24062;不停地在擦。”无声的哭泣中包含了太多的复杂情感,范士广很遗憾当时没有用镜头记录下这一刻,“我们有个给这片子上英文字幕的男同事,开始做字幕的时候还在说笑,慢慢地就开始抽泣,后来哭地不行了。他说他受不了了,太难过了看这集。连我们同事自己看都不能自?#36873;?#26356;何况朱月钮她看自己的过去,你说她是感动吗?#35838;?#20063;说不清楚这种感情,这是很复杂的感情。”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22

              第九集《浪潮?#20998;校?#21307;学院学生毕业典礼

              医生是需要歌颂的。我们拍这个纪录片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此。因为第一,医生这个职业的门槛是非常高的,培养一位医学博士大概要十一二年之久,这是非常难的。一个简单的穿刺或是打针,背后是反复地练习?#25237;?#23569;医学常识的积累。

              第二,医生的工作是非常?#37327;?#30340;,并?#20197;?#20219;重大。资源的缺乏,让很多医生都处于高负荷的工作?#21050;?#32780;多数情况下他们的收入和他们的付出是不匹配的。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25

              海报

              第三,是很多人的就医观念问题。很多人会花十几万会买?#22659;担?#32780;拿出十几万做?#36136;?#21487;能就会很犹豫。医生是治病救人的,还有什么比救命更宝贵呢。”范士广希望通过这个片子,让更多人能够看到医生这个职业的宝贵,让彼此之间有更多理解与支持。

              有句话讲,医生的三大法宝,是语言、?#36136;?#20992;和药,语言是排在第一位的。《暴风雪?#20998;?#40644;玉兰在丈夫?#24179;?#21435;世后,还拿着主治医生朱正伦给她的信反复看。朱正伦医生从医以来一直记?#32654;?#24072;说过的一句话:凡医医症、上医医人、大医医心。

              “像朱医生这样的安慰,其实有的时候比药物还好。我觉得医生他会更直面于人的生死问题。真正好的医生,他更多的不是治多少病,救多少人,而是在于如何抚慰心灵。”拍完《人间世》,秦博才更能体会“医者仁心”这四个字的含义。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28

              朱月钮在安慰小患者

              范士广也对?#26494;?#26377;感触。有一件事让他内心非常震动。当时有个住在icu小姑娘,她跟跟朱月钮说她很害怕。朱月钮就跟她讲叶子的故事,她安慰小朋友说,?#34892;?#21494;子会落下,?#34892;?#21494;子不会落下,你要相?#25293;?#26159;那个不会落下来的叶子。“这时你会发?#31181;?#26376;钮她不仅仅是一个医生,我们把这段对话理解为一个生命对另外一个生命的安慰,是我们人类最基本的关?#24120;?#32780;不是出于医生对病人的关心。


              信任

              “我们做纪录片,无非是带着摄像机在和他们(拍摄对象)打交道而?#36873;?#25293;摄者和拍摄对象的身份区别问题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相处的问题。你如何与他们交往,决定了你所记录下的真实内容。”说起来如何与拍摄对象沟通,秦博表示是需要用真心去换真心的。“别人是拿着命给你拍,你不可能拿着素材全身而退。”

              对于每个所拍摄的家庭,摄制组都是费了很大努力才得到对方信任的。

              最开始拍,常常会被拍摄对象轰走。但是摄制组成员们通过?#21051;?#36319;他们见面,然后慢慢熟悉,最后让他们完全接纳与信任镜头。摄制组成员在现场可能不仅仅是纪录片工作人?#20445;?#26377;时候如果被拍摄对象遇到困难,没有相应的医学知识或者其他方面的,摄制组成员还会尽力帮助他们。一次两次三次,慢慢的大家就成为可以交心的朋?#36873;?#29087;悉之后,有时候拍摄缺人?#37073;?#34987;拍摄者甚至会帮摄制组录音等等。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30

              摄制组在现场

              因为他们到最后认可了记录的意义。有个故事,一位脑死亡患者?#33267;?#20043;际,我们的编导跟着他们家人的车一起回到他家里,当时大家几十口人都在,送他最后一程。那一刻,他们接受了我们的镜头在场。包括安仔走的时候,为我们举录音杆的正是他的大姨 。”这样的信任对秦博和范士广来说,是动力、是肯定,也是压力。秦博说:“那一刻?#19968;?#26159;蛮受触动的。”

              《人世间2》最终拍摄累计了了将近300个T的4K素材,片?#21364;?#21040;了600比1。在最煎熬的后期阶段,团队成员有相当大一部分精力是在看素材做场记,光场记就累积了100万字左右。“我们花一年多时间来拍摄,必须对这些素材负责。其中包括摄制组的?#37327;?#20184;出,以及拍摄对象对我们的信任,因为人家把最隐秘的东西给你拍。所以?#19968;?#25226;每一天的素材都看完。”单就《生日》这集,范士广和分集导演李闻一起,光看素材就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做了十几万字的场记。

              “你不能说我拍完了,就算结束了。我们要保证医学上不能出差错,或者某个镜头、某句话会伤害到某个人。这些都是要负责任的。不能透支人家对我们的信任。片子播出了,是火了,但是万一因为我们疏漏而伤害某个人,我心里边是不安的。如果因为你的播出的内容使这个人的事业受到了影响,或者他被人骂了,那你的成功有什么意义呢?”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33

              《生日》这一集播出后,对于吴莹一家来说,所承担的压力更大。播出那天晚上,吴莹的公公给范士广打了一个电话,表示对片子的肯定与欣慰。?#27426;?#20004;天后,舆论发?#20572;?#21556;莹的公公再次给范士广打电话,这次他哭了。网络的言论,可能只有一部分不好的话,都会对当事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和压力。范士广感到非常愧?#21361;?#39532;上?#30142;?#35775;,?#27425;?#31456;,试?#23395;?#26368;大的能力和努力去挽回因片子的播出对他们精神上造成的伤害。“我相信很多人都是很善良的,不然谁会愿意把这些不堪的地方让更多陌生人看? 也希望观众们也多些理解与宽容。范士广感慨道。

              纪录片是需要有底线的,人与人之间的信?#25105;?#26159;有边界的,并不是要把所有都拍出来给人看。范士广对此非常笃定,“拍不下去就不拍。 为什么一定要拍?当我拍不下去的时候,说明观众也看不下去了,我为什么要把这个残忍东西放给观众看?”

              《儿科医生?#20998;?#26377;个脑萎缩的患儿,治疗了一年多时间还是没能康复。患儿被拔管的那一刻,意味着可能就会离开人世。“你说这个时候,?#25913;?#25226;他抱走了,我们镜头就只拍到他们离开的背影,因为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再往前拍吗?不能再继续拍了。”范士广?#25238;?#25130;铁地?#27425;实饋?/p>

              微信图片_20190422171036

               《烟花》结尾,孩子们的cosplay

              《烟花》的结尾,秦博放了孩子们cosplay的梦境段落。在梦里,孩子们化身战士,战胜了癌症这个恶魔。“纪录片的边界究竟在哪里?这是一个混沌的的标准,它不是一个?#32454;?#30340;带有军规戒律的界限,本身就是模糊的。当然,如果你站在这个界限里面,肯定是绝对安全的。但是有的时候在创作上的一些冒险,我觉得是有意义的。”

              纪录片的底线是不能去作假,秦博对此段落是非常谨慎而且有预判的。“孩子们真正?#19981;?#30340;是什么?如果他们从这里面得到的是快乐。那就是没有疑?#23454;摹?#22823;家很清楚这只是一个MV,是个梦?#24120;?#23427;其实不影响现实,它只是从?#20174;?#20986;孩子们的内心世界,在这个层面上,它是不违背纪录片准则的。我们仅仅是将孩子们的美好愿望艺术地表达出来而?#36873;!?/p>


              尾声

              当问起秦博与范士广两位关于纪录片中关于“时间”的问题之后,两人分别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秦博说:“片子外,很多人的生活还在继续。他们有的结婚生子,有的离开了人世,还有很多家属重新经历了非常多的事情后,努力地站起来了。当你再次遇见他们的时候,内心的波澜还是蛮大的。”

              范士广说:“3.18号,我们第五集的女主角闫宏微去世了。当时我没去葬礼现场,?#39029;?#21463;不了。因为从前期拍摄,到后期剪辑,我看到她这一年的所有努力,她的痛苦、她的喜悦,甚至耳朵里?#21051;?#37117;是她的声音。我无比熟悉她,甚至能背出她的话。突然有一天,说她走了。我很难接受的。那时候正好《人间世2》也快播完了,我那两天真的很?#38047;簦?#19981;舒服。这个可能就是你说的时间问题吧!”

              《人间世2》播完后,秦博结束了后续密集的宣传工作,才有机会带着家人到海边去度假。他在朋友圈发了女儿的照片,写到:“请容我含蓄地晒两天娃。”

              范士广则为另一档有温度的专业医学科普节目《医典人间》做着宣传,任重道远。

               

              孔子说:?#25300;?#30693;生,焉知死?”

              经历过《人间世》系列的每一位,在这之后,都学会了要积极过好活着的每一天。



              撰稿/良箴

              本文根据《人间世2》总导演秦博、范士广采访撰写而成



                

              本文由 @头条 原创发布于拍电影网,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分享到
              0条评论 添加新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相关推荐
              热门标签 更多标签 >
              Top 时时彩个位杀号100%
              <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nobr id="dhxvh"><meter id="dhxvh"><dfn id="dhxvh"></dfn></meter></nobr>

                              <ins id="dhxvh"><em id="dhxvh"><rp id="dhxvh"></rp></em></ins>
                                <track id="dhxvh"><meter id="dhxvh"></meter></track>

                                      <sub id="dhxvh"></sub>

                                      <address id="dhxvh"></address>
                                      双色球投注技巧之18种杀号瘦身法 网球比分板a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六肖中特书 浙江20选5走势图风采网询今天 大乐透走势图机选号 街机急速赛车 体彩快中彩 西篮甲规则 澳洲幸运10群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一组码里种了 2019福彩3d投注技巧 江苏快三有什么规律 中大奖代表数字是多少